当前位置:材轻德薄搞笑向家“锁”事
向家“锁”事
2022-05-14

向景志正把魔兽游戏玩得昏天黑地,突然闯进几个人不由分说地把他从游戏厅强拉出来,硬生生拽进小车。

此刻,向景志还满脑子天魔外道、九天玄女、阿修罗什么的,突遭此变吓一大跳,以为碰到绑匪了!正要跟那些人说我早被老爸赶出门,身上一分钱都没有,你们要钱就去绑架我老爸!他话还没出口,发现身边坐的人正是老爸的秘书,旁边的那个是老爸的律师,左边坐着老爸的副手,开车的是老爸的司机,这辆宝马是老爸的座骑。

向景志暗想:“乖乖,老爸这回要搞大动作了,手下四大天王倾巢出动,我得有个心理准备!”

向景志是个富二代,老爸向文才是本市兴隆锁业集团董事长,手下有七八个联锁厂、十几个营销公司。

向景志是向文才独子,因母亲早丧,父亲创业一天到晚忙生意,把向景志一个人,丢在家里无人管教,等向文才功成名就,回头想教育儿子时就晚了。

向文才一心望子成龙,不惜血本培养,无奈向景志不务正业,读书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成绩一塌糊涂;在学校成了打架王,三两天就要惹场祸事,三年间被五所学校开除过,后来干脆不上学,跟街上那群混混游游荡荡,反正有的是钱,哥儿小兄弟们洗头洗脚、吃吃喝喝由他结账,甚至小兄弟们抹牌赌博欠的钱,打人砍人罚的款,被派出所抓的保释钱,都由向景志支付。他表面是这伙人的大哥,实际上是个冤大头。

这些日子,向景志又迷上网络,带群哥们一天到晚泡网吧,没日没夜玩魔兽。别看向景志读书蠢赛猪牛,可玩网络游戏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却聪明绝顶。

向景志在外玩得昏天黑地,把向文才气昏了头,几年来对儿子打也打了、骂也骂了,父子间思想沟通无数次。为拉回儿子,向文才还高薪聘请青少年问题教育专家、高级家庭教师、高级心理医生,想方设法辅导管教,甜辣相济软硬兼施,最后真是“锣打破了法子使尽了”,屁用都没有!气得向文才吐血,一气之下将向景志赶走,又断了他的经济来源。

向景志被赶,更落得个逍遥自在,只身上没了钱,小兄弟们一个个不见了,自己成了孤家寡人。好在这小子有些歪才,整天趴在网吧电脑边,把魔兽玩得天昏地暗。游戏玩到他这个级别,还能赚钱解决生活问题,向景志有吃有喝玩得更上瘾,没想今天被老爸的四员大将强行揪了出来。他心里非常恼火,冲着秘书说你们想干嘛,老头子不是跟我断绝父子关系了吗?你们这么干,跟绑架有什么两样?放我下去,再不放我下去,我可要报警哈!

向景志喊叫半天,大家一脸严肃、默不作声。秘书好半天才开口说:“景志,别闹了,你爸快不行了,他吩咐今天必须跟你见面,不然就来不及了!”

向景志一愣忙说:“我爸他、他咋啦?”

一旁的律师接过话说,你多少日子没回家了?你家出了什么事,你知道吗?

向景志被提醒低头一算,自己在网吧泡了三整年!老爸去年检查得癌症,却找不到儿子,现在快不行了,出钱请公安全城搜索,才找到他在网吧,派身边亲信找回儿子。

回到家里,奄奄一息的向文才把向景志叫到床边,颤抖地握着他的手说,儿呀,你总算回来了,老爸怕今生再也见不到你了!

本来对老爸一肚子怨气的向景志,看到脸色惨白、面如骷髅、骨瘦如柴的老爸一下子心软了,胸口闷闷的、酸酸的,眼眶里湿漉漉的。

向文才是当天晚上“走”的,他临终时把副手、律师、秘书叫到床边,当着众人告诉向景志:他的公司全部变卖了,资产一部分捐了出去,一部分存在一张存单上,由儿子向景志继承。存单现放在房间那个钢制大保险柜里。不幸的是向文才害病时,因身体不适精神散乱,不小心把钥匙弄丢了。

现在,向景志要取出存单,必须自己想办法,打开保险柜的锁。这个保险柜是向文才定做的高科技产品,不仅坚固且有安全防范设施,如不按规定程序开锁,保险柜会起火爆炸,轻则烧毁那张存单,重则伤人。

向文才交代完毕闭目而逝,留下向景志跟副手、秘书、律师等人,忙忙碌碌处理向文才后事。看了父亲遗嘱和律师开具的证明,向景志知道父亲临终所言一点不假,除了保险柜里那张存单,老家伙把财产全捐了。

一个多月后,向文才后事处理完,大家离开向家各奔前程了,留下向景志一个人,在空荡荡的屋里。他现在除了那张存单,基本上一无所有。

向景志知道父亲生前财富数十亿,肯定会留一大笔钱给自己,估计那张存单存款数量可观!现在,他只想尽快打开保险柜,拿出存单取出巨款,好好享受一下。仔细查看发现这保险柜虽然是现代产品,最外面的锁竟是把巨型老式铜挂锁,真是老黄牛拉宝马车——不伦不类的,不知老爸安的啥心?

老爸向文才原是个街头修锁、开锁的师傅,因为技术相当高超、脑瓜儿也灵巧,趁当年改革的春风去办企业,摸爬滚打三十年,才搞出一番大事业来。生在锁匠世家的向景志,从小就跟锁打交道,各种类型的锁他都不陌生,这种铜锁过去家里有,他常当玩具耍弄。

老式铜锁构造相当简单,外面是一个锁框,用一根铜制的圆长类喙锁柱插进锁框里,锁框里面是几根方型尖喙锁牙,锁牙中间有些空隙,钥匙插进去后塞紧里面的空间,锁屁股部分的那些齿子就收缩,这样卡住铜沿的部位收紧,锁就打开了。

这样的铜锁,有时候根本不要钥匙,弄根扁平的木片、竹片、铁片、铜片捅进去捣鼓几下,就可以捅开。向景志在家里找了好多片片捅了几天,锁却丝毫不动,就到街上找个年轻的开锁师傅,师傅说他是新人,没弄过老式铜锁。

向景志说啥老式新式?锁万变不离其宗,原理都是一样的,只要你是专业开锁的,就弄得开。

师傅跟向景志到家,想尽千方百计,也没打开铜锁。向景志这才明白,这把锁不简单。估计现在的人,没见过老式东西,想打开这把老锁,得找个老师傅,那个年轻的锁匠就介绍他的师傅老王。

向景志听说过这个老王师傅。当年他跟老爸向文才,都是街上有名的开锁师傅,因向文才思想开放,放弃地摊去搞企业,老王师傅思想保守,一辈子守摊谋生。

老王师傅跟向景志到家看锁,他小心翼翼观察摆弄半天,再配些钥匙开锁,弄了两三天也打不开就跟向景志说:你爸搞的东西,不会那么简单。我们是老朋友,他这人我很了解,不仅技术顶呱呱,而且心眼儿多,不是个普通的人,不然搞不出这大的事业!

向景志还想去找专业人士开锁,老王师傅说这样的老锁,我打不开的话,这个城里再没人打得开了!

这话向景志相信,就问老王师傅现在怎么办?

老王师傅说解铃还需系铃人,如果你想打开这把锁的话,最好跟我去学一段时间,我把这身技术传给你,你再发挥聪明智慧,想办法开锁,要么你就放弃。

保险柜里有存单,向景志怎会放弃?只好跟老王师傅当学徒,每天早去晚归,把学到的技术用到开锁上来,可捣鼓了大半年,铜锁照样紧紧的,向景志反让老王师傅骂得脸红脖子粗。

老王师傅说你爸那锁有机关,靠你这点三脚猫功夫,根本打不开它!想要开锁,你得把锁的构造、锁的部件、锁的特点,全学得滚瓜烂熟,把技术融会贯通,才能找到灵感,打开这把难开之锁。

无数次失败,让向景志有些沮丧,只好按老王师傅要求,静下心来学技术。别看这小子不咋的,可小聪明还不少,真正静下心来学技术,也挺聪明的。苦学一年多把老王师傅的十八般武艺全学到家,现在向景志的技术,不比街头修锁、开锁师傅差,完全可以摆个摊儿接生意。仅到这个地步,向景志一点不满意,他的目标是打开那把铜锁。这一年多,结合技术及锁的知识,仔细观察琢磨,竟发现这把铜锁里面的活动机关全灌了铜汁凝固死了。

原来是一把打不开的锁,老爸他究竟想干什么?向景志直搔脑瓜子,也想不出个子曰来。正当他绝望之时,无意中看到那根插进锁扣里的圆长锁柱,中间部位有个比芝麻大一点的小孔,不经长期仔细观察,根本发现不了。

向景志天生好动,找一根细小的铜丝,朝小孔里一捅,那根锁柱竟自动折成两截,铜锁自然开了。原来,这锁的机关竟安在意想不到的地方,老爸居然用这样的心思?

打开了铜锁向景志欢呼雀跃,可一瞬间他又眉头紧皱,保险柜里面还有一道钢门,赫然挂着一把大锁。这是一把机械锁,紧紧插贴第二道门上。向景志刚升起一股希望的火苗,却遭兜头一瓢水泼熄。他仔细打量这把机械锁,样式跟普通锁无异,体积却是普通锁的十来倍大。向景志学了这么长时间,对锁的原理烂熟于心,他把锁仔细观察一番,就去配钥匙开锁。

老爸像是故意跟他为难似的,这把机械锁也非常难开,向景志配了百多把钥匙,锁丝纹不动,没办法只好再接老王师傅。老王师傅再来家把这锁前看、后看、左看、右看,又帮向景志配了些钥匙,还是打不开。

向景志记起第一道铜锁,被铜汁封灌成死锁,机关在锁柱中间,这第二道锁怕是老爸又出啥怪招?他干脆不管锁芯,仔细观察外面其他部分,看有啥小孔安甚机关?可这把锁外部各处正常,锁芯并没固死,看来是一把正常锁,怎样才能打开它呢?向景志虔心向老王师傅请教。

老王师傅说我的那点本事,都传给你了,你看这把锁的体积庞大、样式新颖,表层光洁呈亮,肯定是正规企业生产的科技产品,凭咱街头混饭吃的这点儿功夫,估计啃不下这硬骨头,你还是去大锁厂,正正规规学点东西再想办法吧!

向景志觉得老王师傅说的在理,就去本市最大的锁厂谋职。这个厂原本是向文才的,捐给市里一家慈善机构,慈善机构聘用的厂长,是向文才昔日的副手。向景志凭这层关系,进锁厂当了工人。厂里安排他跟一个高技术老师傅当学徒,老师傅对徒弟要求非常严,平日除学习锁的原理、锁的结构、锁的种类、锁的部件外,还要动手操作,学磨、铣等机床工艺。

向景志习惯游手好闲,一颗心根本沉静不下来。学习那些枯燥无味的理论,操作噪音阵阵、肮脏笨重的机床,且每天上班都做一件原事儿,他觉得非常乏味,提不起一点兴趣。开始一段时间,向景志技艺进步慢如蜗牛,老师傅把他带到厂长面前说这样的蠢徒弟,我不能带了,不然毁我一世英名。

厂长看在向文才的份上,跟老师傅好说歹说,才让他勉强再带向景志一段。做完老师傅的思想工作,厂长再找向景志说我看在你爸面上,尽量做到仁至义尽,给你半年时间,再没啥进步,莫怪我冷面无情,马上解雇你!

向景志吓一跳,他进工厂倒不是为挣钱谋生,而是想学通机械锁技术,打开老爸设的第二道大锁,开保险柜拿存单,取巨款吃香喝辣逍遥享受。金钱的魅力是无穷的,像向景志这种猴子般性格的人,也老老实实静下心,拼命学习那些枯燥无味的东西。

世上无难事,只要刻苦认真。向景志本来不蠢,一吃苦认真起来,再大的困难也能克服,这样苦学苦磨一段时间,老师傅严肃的脸上露出笑容,向景志也以优异成绩出师。这中间,他也回家想尽办法千方百计努力开锁,可那锁却稳如泰山丝毫不动,向景志暂时死了这条心,干脆一门心思干好工作,在工作中取得经验,在实践中找到窍门,到时会像打开第一道铜锁那样,“无意中”发现老爸的奥秘。

向景志在厂里努力工作,技术在工作中进步,手艺在实践中精湛,对锁的结构、部件,他不但懂行还有所创新,不几年成了技术人员,得到厂长重用,工资逐步提高生活无忧,一颗躁动的狂心,就这样安定下来了,向景志爱上本职工作,若不是有那个保险柜,他愿干一辈子技术员。

周末,向景志出外玩了一天,晚上在餐馆喝了点酒,醉醺醺回家精神兴奋。平日除了工作外,他一直关注这把锁,配了不少钥匙放在家里,现在虽然好长时间没捣鼓,可心里毕竟还挂着。他拿了把钥匙去试开锁,也许酒喝多了头脑昏昏、两眼花花,手颤抖得厉害,那钥匙没插进锁里,而是插向离锁一尺远的保险柜侧面。侧面只是一片平坦的钢板,并没有锁眼,向景志眼看花了,把这儿当锁眼。他把钥匙往钢板上一捅手就松了,按理说钥匙插不进坚硬的钢板,应该掉到地上,没想到竟吸在钢板上,没有掉下来。

向景志以为酒醉出现幻觉,忙到卫生间用凉水洗脸冲头,人才冷静清醒,再去细细观察保险柜,发现钥匙果然吸在钢板上。原来,钢板里面安了磁铁。向景志仔细观察这块钢板,发现这个部位的颜色,跟其他的部位稍微有点不同,如果不是在强烈的灯光下,一般情况下看不出来。他伸手用力去抹钢板,才发现这一块跟保险柜不是一块整体,像后来焊上去的,只是焊接技术高超,肉眼看不出细微缝隙,就是这个部位正中间那个点上,有些吸引力。

向景志找块强力磁铁,对着这个中心点吸,不停的摆弄碰铁,突然“当啷”一声,这地方冒出一个方扁状的钢栓来,钢栓才一弹出来,保险柜的这道门豁然自开。原来这把机械大锁,不是按正常锁设计的。正常锁的锁芯,都是圆形物体。学过物理的人都知道,只有圆形物体,才能自由地转动,方形、扁形物体,是不能随意转动的。这把锁的锁心是方的,在里面虽然能活动,但不能转动弹出,这把锁只有锁形没有锁功能,挂在那里如聋子的耳朵是个摆设,真正的机关是在锁附近一个圆点的中心位置,里面安装了磁极机构,只需一块强力磁铁,即可把里面插销吸出来,这道门自然弹开,用钥匙一万年也打不开。

虽然这锁不具备锁的功能,可向景志为了打开它,学了一身制锁、开锁、修锁好技术,他现在不仅能制造锁,还能设计创新!

保险柜门自开,向景志一片欢乐,可没喜上片刻,他立马傻了眼。原来里面还有一道门,门上还有一道锁,这锁不是老式铜锁,也不是新式机械锁,而是高新科技电子锁。

虽然多数锁的开锁原理相同,但磁卡锁、电子锁却是例外,它们是用软件程序编制成的,没有密码就打不开。好在向景志过去玩游戏,对电脑不陌生,就在家拼命开锁。为了打开这道锁,向景志用了自己的生日,老爸的生日、老妈的生日,老爸、老妈的结婚纪念日,家里原来那只宠物狗的出生日期等等,所有能想到的都想到了,所有能用的办法都用了,可电子锁依然“我固”。看来,老爸生前用了心机,凭向景志那点没经过正规学习的野路子,想打开电子锁,门都没有!

向景志有些绝望,他真想不管这张存单了,反正现在养活自己绰绰有余,不如做个普通人过普通日子,找个老婆结婚生子罢了。可那巨额存款诱惑太大了,他像吞了只刺球,扎在喉咙里吞也吞不下,吐也吐不出,那种难受劲儿,语言难以表达。

向景志思想上斗争好长时间,还是放不下保险柜里的存单,又去学习高难度电子技术,攀登科技高峰,回来打开这道电子锁。他辞了现在的工作,去找电子技术公司,想寻个机会学软件技术。向景志找了几个地方,都不太满意。后来,他瞅准市里最大的软件供应商“得意公司”,刚好公司招学员培训,向景志去报名,又碰上老爸的秘书,受聘这个公司当人事科长,看在昔日上司面上,科长录取了向景志。

向景志在软件公司当了一名学员,凭着在锁厂积累的学习经验和安定下来的心态,他老老实实刻苦学习软件技术,过去玩电脑的野路子,在这儿成了基础,学习起来不是太吃力。但过去为了打开保险柜,向景志花了六年工夫学习,至今一无所获。随着年龄增长,他的压力越来越大,学习劲头更是有增无减。

在电子软件培训班,向景志成了最认真最吃苦的人。几年下来他从培训班到进修班再升到高级研修班,一路成绩优异,还在研修班里结识了人生的另一半。

结业后,向景志在公司搞程序开发,他一边编程一边利用软件知识,思考如何打开那把电子锁。也许那笔巨额存款诱惑力太大,也许向景志心态平静下来后,人的聪明才智得到开发,不几年他就成为公司不可多得的软件编程技术人员,工资不断增长待遇不断提高,不久就跟女朋友结婚组织小家庭,夫妻两个白天在公司研究电脑软件,晚上回家一起研究那把电子锁。

也许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,也许是夫妻协力二人同心、其力断金。结婚三年后的一个晚上,向景志跟妻子破解了那把电子锁的秘密,打开了那把锁。

当打开保险柜的最后一道门时,向景志的心十分平静,没了往日激情,更没了年轻时的冲动,似乎等待一个命中注定的结果。

保险柜里居然不见存单,只有老爸写给他的一封遗书,上面这样写道:

亲爱的儿子,当你能看到这封遗书时,爸爸猜你一定成家立业人到中年了。当然,也许你根本打不开那几把锁,那就永远看不到这封遗书,那就永远不知道爸爸的心和爸爸对你的期望——

我的儿子,如果你只能打开第一道铜锁,你就学到一点修锁、开锁小技术!这样,至少你能在街头摆个小摊混口饭吃,成为一个自食其力的人,也算没辜负爸爸的希望。当你能打开第二道锁时,你会成为一个技艺精湛的工人,做一个较吃香的蓝领,从此你有条件把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,你能走到这一步,爸爸也会心满意足。

但是,如果你能打开最后一道锁,那么爸爸就会恭喜你,你会成为一个软件工程师,而且积累了一定的人生、社会经验,再进一步创业的话,不出十年你的成就,一定会超过爸爸的。如果你能走上这条路,爸爸定会含笑九泉。虽然爸爸把所有的财富都捐出去一分钱都没留给你,但爸爸却让你学到了谋生的技术,打下了创业的基础,这比留一笔钱给你要强得多……

向景志终于领会老爸一番苦心。回想当时若老爸真的留下钱,反而会害自己贪逸享乐一事无成。老爸虽没留给他一分钱,却给了他更多的东西,这是不可用金钱衡量的。现在,不管遇到什么情况,他都有谋生的本事,有机会还会干番大事。后来,向景志果然走上创业之路,事业超越了老爸。无忧岛网旗下自媒体平台有 无忧岛资讯(百家号、头条号)欢迎关注

材轻德薄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QQ号:1162063247  技术:建站养米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